第一百九十七章拔山之力(求訂閱)

推薦閱讀:敗家系統在花都鄉村尋艷王山野春潮:與鄉村美婦的瘋狂纏綿混世小色醫男歡女愛走村 媳婦好美陌野村醫鄉野村醫鄉村寡婦

    最濁不過黃泉水,黃泉丹正是取其之濁,其中是否包含有黃泉水作為引,這一點···封林晩真不敢保證。

    但是這一枚丹藥的效果,卻遠遠超出了封林晩的預期。

    當黃泉丹入腹,一點濁氣旋轉,封林晩的丹田就像化作了巨大的漩渦,幾乎席卷了整個苦刑谷。

    在外界看來苦刑谷內仿佛是無端的刮起了巨大的龍卷。

    恐怖的視覺和聲音效果,讓人見之膽怯。

    立刻便有浮山圣地的高人察覺到了苦刑谷的不對。

    但卻也因為那龍卷之上,纏繞的恐怖濁氣,越發不敢靠近。

    風暴不可怕,可怕的是洶涌翻騰的濁浪。

    一層層的陣法疊加著禁制將苦刑谷包裹,生怕這莫名而來的恐怖蔓延開來,席卷了整個浮山圣地。

    更苦的是苦刑谷中,正在服役的那些犯錯弟子。

    他們有一些人被卷入了風暴中,或許已經被濁氣侵染,走火入魔之下,真元沖突炸的尸骨無存。

    還有一些人,則是將自己死死的堆填埋起來,藏身在居所,不敢露頭。

    處于風暴中央的封林晩就像一頭貪婪無度的巨獸,大口大口的鯨吞著周圍恐怖的濁氣,然后迅速的凝練巫氣。

    恐怖的巫氣甚至已經在封林晩的體外,凝結出了外像。

    那外顯之像,明顯依照封林晩真實的樣貌而凝聚,身形魁梧而又巨大,雙手操蛇,腳踩黃龍,身披鱗羽,頂天立地,仿佛擎天之柱,貫穿天地。

    苦刑谷外,看到這一幕的浮山圣地高人,則氣的幾乎吐血。

    “巫修!定是巫修,竟然偷入苦刑谷修煉,鬧出這么大的風波,真當我浮山無人耶?”

    仙道修士確實不喜濁氣,但若說碰到濁氣,就束手無策,那就是天大的滑稽了。

    若真如此,豈不是一般修士遇到巫修,就直接坐以待斃?

    很快就有好幾個靈臺境的大修士,身披靈甲,將自己鎖在一個小范圍的空間中,隔絕外界的濁氣侵蝕,然后紛紛一頭扎進了苦刑谷中。

    就在這些大修士靠近苦刑谷風暴的中央,快要順著痕跡,找到封林晩的時候。

    那頂天立地的巨人忽然一聲咆哮,發出可怕的怒吼之聲。

    雙手虛握,卻仿佛拔起了巨峰,然后用力朝下摔砸。

    靈臺修士們抬頭仰望之時,正巧看見那巨峰坍塌之景,頓覺雙手冰涼,渾身戰栗。

    轟!

    風暴散盡,靈臺大修士們紛紛環顧,眼中都帶著明顯的不解之色。

    那明顯仿佛斷山破峰的一擊,怎么會這么···無力?

    他們撐起的防護,只是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后便再無反應,實在是與那巨大的光影效果不服,像是個幌子。

    “不好!我們被騙了,那人可能已經逃了。”其中一個大修士自行腦補后,驚聲叫道。

    其余多數則亦覺得有理,拉響警報,通告全派上下,警惕追捕,莫要放過任何形跡可疑之輩。

    風暴散盡,許多刑堂弟子,也在刑堂長老的帶領下沖入苦刑谷,開始一一排查谷中的弟子,可有可疑之輩。

    封林晩···安然無恙的通過了檢測。

    他渾身上下貫通的是充沛的真氣,是確確實實的仙道弟子,斷然不會與巫修產生任何的聯系。

    盤王大世界即便是再豐富多彩,也最多只有一些辦法,能讓人兼修仙道和巫道,而不可能有仙道真氣徹底吞下巫修巫氣這種概念。

    或許魔道之中,有這種功法。

    但是那種吞噬,屬于粉碎了其它力量的特性,將之轉換成了純粹的魔道真元,又與封林晩這種保留特性的融合完全不同。

    一場風波,余韻不淺。

    但其實,當封林晩收功之后,借著那一摔的余波,崩塌了整個山洞后,便與他再無瓜葛。

    整件事他也只會爛在肚子里,連白小甜都不會告訴。

    沒有疑問,封林晩得了新的神通。

    不過,他的心情很復雜。

    神通依舊本身無名,而封林晩將之命名為‘力拔山兮’。

    可能因為封林晩的巫修之道,學自皛巖大巫。

    而皛巖大巫的巫修一道偏向于土系,他本身甚至化作了一座巨峰,堵在了山巒之間,失去了自由。

    所以當封林晩凝結龐大的巫力,化為神通之時,一切自行演變,化作了那驚天動地的一摔。

    當封林晩開啟神通的一剎那,他雙手拔摔,便仿佛有拔山斷峰之力。

    簡單的說,這屬于一瞬間的暴擊傷害,而且···是絕強的近戰技能。

    這一摔的力道,他可以用拳法、掌法甚至劍法、刀法、槍法來加持演繹,偏偏···無法遠程操控。因為這樣強大的力量,一旦超過一定的距離范圍,就會失控。

    而失控的力量,就不屬于自己。

    “魔防金身,拔山之力···呵呵!我對這個世界的修煉之道,是不是有什么誤解?”封林晩心情莫名復雜,不知道究竟是該為得到一門強烈的攻伐神通感到高興,還是為自己的夢想越來越遙遠感到悲哀。

    撇開那點小情緒,其實···拔山之力正好補充了魔防金身的短板。

    二者一攻一防,可以肯定,但凡是脆皮一點的法爺類型對手,碰到了封林晩,那就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我這是往‘護法’這條路上,狂奔不止了啊!”封林晩忽然有所感覺,人已憂傷。

    經過封林晩的鯨吞,苦刑谷內的濁氣大減,周圍的靈氣蔓延進來,稍稍改變了苦刑谷的環境,雖然沒有將此地變得靈秀蔥郁,卻也漸漸顯得與懲罰弟子的苦罰之地不像。

    一番審核后,封林晩被以過錯不大,留待勘查的名義,重新發配回了孤霞殿。

    而封林晩的‘劫滿歸來’,在一些孤霞殿弟子的眼里,那也是走了狗屎運。

    夜露正濃,寒霜撲面,明月皎皎,銀波粼粼。

    蹁躚的仙子,踏著橫波,涉水而來,那沾的幾許露意,稍稍侵染著她那不設防的裙角,則顯得她多了幾分人間的煙火氣。

    “弟子見過上人!”封林晩的態度依舊恭敬。

    而靖仇上人則是上下打量著封林晩,忽然道:“想不到,你在苦刑谷那種地方,修為還能有所精進,倒是令人意外。”

    封林晩心中微微一驚。

    苦刑谷的那番變化,按道理是查不到他身上。但是他也有一個難以說過去的破綻,那就是在苦刑谷那等地方,他的修為竟然不退反進,這不合理···。哪怕是用嗑藥作為理由,也太牽強了。

    絕大多數的丹藥,起到的作用不過是調動身體,更匹配天地之間的某種靈氣波動,以丹藥為中心,形成漩渦更加方便快捷的為吞服丹藥者吸收、過濾并且打磨靈氣,煉化成真元、真氣而已。

    它們本身蘊含的能量雖強,卻畢竟不是強壓縮的能量結晶,不可能那么輕易的提供太多的單純能量。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相關小說:末日崩塌長安第一美人黑龍法典裝甲咆哮重生之多情王爺冷情妃折騰的螞蟻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變身反派蘿莉明士

神話原生種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鄉村小說只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神話原生種最新章節

快乐飞艇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