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開著蘭博基尼的男人(五千字大章)

推薦閱讀:敗家系統在花都鄉村尋艷王山野春潮:與鄉村美婦的瘋狂纏綿混世小色醫男歡女愛走村 媳婦好美陌野村醫鄉野村醫鄉村寡婦

    “我回來……啊我肚子疼,還要在上一次廁所!”蘇月舒手上拿著一杯奶茶,轉身就走,苦著臉,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

    “走什么啊,來吃點吧。”林悠冉隨手把蘇陌推開,招呼著蘇月舒。

    “……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蘇月舒小心翼翼地坐到林悠冉身邊。

    “你打擾什么了?”林悠冉淡淡地給她夾菜,臉上沒有多余的表情。

    就算你不來,蘇陌也沒親上來的狗膽,林悠冉心說。

    蘇月舒腿有點哆嗦,唯恐惹林悠冉不高興。直到蘇陌向她點頭示意,這才逐漸冷靜下來。但回過神才察覺,現在還這么怕老媽干嘛?現在有老爸撐腰,自己只要不再作死,那就完全沒問題了。現在重要的是老媽對老爸的看法,而不是老媽對她的看法。

    是的,重要的是老媽的看法。

    其實對于林悠冉的敬畏,除了剛剛的意外,她給造成的童年陰影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不行不行,怎么說現在也算是農奴翻身了……我現在可是小姑子!一想到這,蘇月舒的腰桿又挺直了幾分。

    “今天拍外景嗎?”蘇陌問林悠冉。

    林悠冉看了眼蘇月舒優雅的吃相,淡淡地道:“我今天沒帶衣服。”

    “沒關系,也可以拍點寫真藝術照什么的,反正你今天挺漂亮的,適合拍照。”蘇陌笑笑,“今天給你免費哦。”

    林悠冉嘴角一瞥,調侃道:“呦,什么時候愛財如命的太昊哥哥,居然能連著兩次給人家免費?人民幣飛走了你心不痛嗎?”

    “老哥,瞧你這話說的,我嫂子這么漂亮的大美女,哪天不漂亮?穿什么衣服不舍拍照?”蘇月舒放下筷子,瞪著蘇陌,和老媽統一戰線,“真是不會說話,大豬蹄子!”

    ……剛剛是誰說以后要聽話孝順來著?需要的時候老爸是塊寶,不需要的時候就變成雜草了是吧!

    蘇陌回瞪她一眼:“吃你的飯,這么多菜都堵不住你的嘴!”

    “這個糖醋大蝦好吃,多吃點。”林悠冉微笑著給蘇月舒夾菜。

    “謝謝嫂子。”蘇月舒甜甜地笑。

    好一副母慈女孝……蘇陌心里嘖舌,看來林悠冉對她閨女的好感正在穩步上升中。

    林悠冉對于蘇月舒的吃飯的姿態看了好幾眼,扭頭轉向蘇陌:“你真的要給我免費?”

    “是啊,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僅此一次!”

    “可我賣藝不賣身,別想跟我玩什么互免昂!”林悠冉挺胸,一副大義凜然地嘴臉。

    “……嗯?”蘇陌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這是我的臺詞吧!”

    林悠冉嘿嘿一笑:“早就想這么說一次了。”

    “那你到底拍不拍?”

    “拍,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

    “我說,都快五點了……”蘇陌嘴角微微抽搐,“你們衣服買完了沒有?”

    “真漂亮,這件衣服也適合你們呢!”導購員小姐在一旁臉都快笑僵了,口中重復地道。

    并非她業務水平不行,也不是她說不出其他話來。而是贊美之詞她早就說干了,臉是真的開心地笑到抽筋。

    這兩個姑娘一進門,目下無人,談笑風生,非常隨意地挑選衣服。

    導購員小姐也算是飽經歷練,自覺火眼金睛,感覺兩位姑娘年齡不大,打扮也并不像那種富貴人家。就委婉地提醒,他們家Marisfrolg好歹也算是國內一線品牌,價格不低。

    然而隨后就進來一位男生,手上拎著大包小包十幾個,包裝上印著HPLY和MOCo,顯然和她們一伙的。

    導購員小姐愣了一下,于是知道今天要發了。

    果然沒有讓她失望,這兩姑娘頗有當年周公瑾那“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英姿氣概,說說笑笑發發朋友圈,就已經讓人打包十幾件了,而且目光從沒在價格牌上掃過。

    導購員小姐內心估算了一下,平均每件衣服不低于四位數。她已經決定今晚去吃頓海底撈犒勞下自己了。

    這兩個姑娘很漂亮,氣場十足,看起來像是親姐妹。而那個男生雖然也挺帥,但那氣勢卻像是兩人狗腿子……當然,如果那個男生也揮金如土一把,那么在導購員心中他的氣場絕對能超過王思聰。

    但是這應該是不可能了,男生每催促一句,導購員的心里就暗罵一句mmp,恨不得把男生嘴巴給縫起來。

    “行了行了,我給我妹妹買幾件衣服,你急什么,又不要你付錢。”林悠冉白了蘇陌一眼,拿出一張工行的白金卡,那一刻氣場爆炸,“打包,結賬。”

    “這么多衣服……穿得完嗎?”蘇陌坐著感嘆,以他的思維還真的理解不了女生為什么要那么多衣服,留著吃的嗎?

    或許冥冥中真的有什么血脈羈絆,下午在附近的象牙公園拍完寫真之后,林悠冉和蘇月舒的感情也快速升溫,親如姐妹。

    蘇月舒無意中說自己沒多少衣服穿,林悠冉聽了就決定給她“妹妹”買“幾件”衣服,夠穿就行。

    呵呵,幾件?夠穿……女人都是大騙子!被騙來替他們拎包的蘇陌惡狠狠地想著。

    林悠冉和蘇月舒都沒理睬,把蘇陌那愚蠢的問題給無視了。

    “月舒啊,你今晚是要跟我走的嗎?”林悠冉笑瞇瞇地。

    蘇月舒一愣,隨即撓著臉:“……嫂子,你怎么知道的?”

    “早就猜到了,是蘇荷華要回來了吧。”林悠冉拉著蘇月舒的手,漫不經心的樣子,眼中輕佻地笑,“是你哥還沒想好怎么跟你那個真正的嫂子交代,還是那破公寓住不了三個人?”

    “蘇荷華才不是我嫂子,你才是我嫂子!”蘇月舒抱著林悠冉胳膊,擲地有聲,義正言辭,堅定地表明立場。

    “別亂說昂,我和你哥什么都沒有!”林悠冉笑瞇瞇地拉著蘇月舒走出Marisfrolg門面店,“我打個電話讓我家里人來接我們吧。”

    電話打了沒多久,遠方出現了一輛白色的蘭博基尼,在蘇陌三人面前停了下來。

    “悠冉,好巧啊,你怎么在這?”蘭博基尼里走出一個英俊的男人,摘下墨鏡,沖林悠冉笑,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

    “陪我妹妹逛街啊,你怎么在這?”林悠冉的態度不咸不淡,不是很親近,但是也不生疏。

    “碰巧路過。”男人撓頭笑笑,他很年輕,最多只有二十來歲,從外表看還是一個陽光的大男孩。

    當然,他可不是真的碰巧,而是看到了林悠冉朋友圈說在這里買衣服,于是趕來想制造一個偶遇。

    “這就是你妹妹啊,你好,我叫江弛……等一下,你什么時候有妹妹的?”江弛看清蘇月舒的臉,眼中的笑容頓時變成了驚訝。蘇月舒和林悠冉長得很像,江弛先入為主的以為蘇月舒是林悠冉有血緣關系的妹妹。

    “我們倆長得很像吧,我也嚇了一跳。”林悠冉點頭,“不過我們不是什么親戚,只是碰巧。”

    江弛哈哈笑道:“我還以為是林叔叔在哪偷偷生的呢!”

    “討打了吧你?”林悠冉斜了他一眼。

    江弛又笑著問蘇月舒:“這位妹妹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和悠冉關系這么好的,教教我唄!”

    “我……”蘇月舒有些不知所措,倒不是怕生,而是不知道在外人面前該怎么稱呼林悠冉,隨便叫嫂子會不會是不看氣氛和場合?

    “說話啊,該怎么說就怎么說啊,不要怕生嘛。”林悠冉微微一笑。

    “哦……她是我嫂子,所以我們關系當然很好啊!”蘇月舒一手抓著蘇陌,一手抓著林悠冉,瞪著江弛。

    她想起來這個人是誰了,一直喜歡她老媽的討厭鬼。她剛才只是沒能把眼前這位帥哥和未來那個大腹便便的地中海胖子聯系起來。

    “嫂子?”江弛臉上的笑容一窒,這時才注意兩人身后的蘇陌。之前他一直把對方當成背景板了。

    “她亂喊的,我還不是她嫂子呢。”林悠冉聳肩笑了笑,臉上不以為意。

    江弛臉上露出熱情的笑容,向蘇陌伸出手:“你好,我叫江弛,你叫什么名字?是悠冉的同學嗎?”

    “我叫蘇陌,并不是她的同學。”蘇陌放下衣服,和他握了握手。感覺對方手上有點用力,但也由他,沒和他較勁。

    “哦,你和悠冉一樣都是學生嗎?”江弛臉上笑容依舊熱情。

    蘇陌點點頭:“嗯,十六中的,和她一樣都是高二。”

    “是這樣啊,十六中,也不錯的……”江弛嘴角不經意地向下撇,那是內心里的不屑,但是臉上掩飾地很好,表面上依然是彬彬有禮禮賢下士的樣子,沒有絲毫的失禮之處。

    “行了,你走吧,我也要回家了。”林悠冉淡淡地揮手道。

    “那正好我送你回去吧。”江弛一拍大腿,笑道,“我這Aventador花了八百多萬才買的,還沒有漂亮妹子坐過呢,你賞個臉唄。”

    林悠冉嘴角彎了彎:“不用了,我妹妹跟我一起走的,你這車坐不下。已經打電話讓家里來接我了。”

    “哎,那太遺憾了,那只能等下次了……不過你放心,我這第一次一定給你留著!”江弛故作無奈地攤了攤手,又從車里摸出一張卡片,遞給蘇陌。

    “你是悠冉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有我什么能幫上忙的地方盡管電話找我。別的地方不敢說,至少在清河市我還是有一點點本事的。”

    “嗯,謝謝。”蘇陌接過名片,隨手放進口袋里,點頭笑笑。

    江弛正要回車上,突然道:“對了,今晚陳武忠訂婚,把桃源軒給包下來了,你去嗎?”

    桃源軒是清河市最好的酒店,坐落在震澤湖畔。古典園林結構,古色古香,假山流水、亭臺樓榭無所不有。那絕美的風景和高昂的價格在清河都家喻戶曉。

    尋常人家就是去住一晚都得心疼好久,更別說是整個酒店包下了,畢竟很多人傾家蕩產也未必包得起一晚。

    “反正也沒什么事,就帶我妹去玩玩吧。”林悠冉無所謂地點點頭。

    “那我們今晚見。”江弛瞥了蘇陌一眼,笑了笑,上車離開。來時瀟灑,走時也干脆。

    蘇月舒滿臉奸臣相:“嫂子,我跟你說我這人相面特別準。我一看那個江弛,不出二十年一定會禿頭!而且會變成惡心的油膩男!”

    林悠冉噗嗤笑了一聲,對此沒有發表任何評價。

    不多時,停下一輛奧迪A8。

    “那我們也走了,你早點回去吧,畢竟有人在家等著你呢。”林悠冉把衣服扔進后備箱,口中揶揄,“月舒你也不用擔心,等你有空的時候,保證完璧歸趙。”

    “嗯,我相信你的。”蘇陌點頭,“月舒,你也乖點,到了別人家不要給人添麻煩!”

    月舒坐在車上,笑嘻嘻地:“我知道了,老哥放心吧,有嫂子照顧我呢!”

    ……

    “晚上我帶你去桃源軒參加人家派對,你別緊張昂。”車上,林悠冉微笑著安撫蘇月舒。

    “……有嫂子你在,我有什么好緊張的?”蘇月舒愣了愣,隨即笑嘻嘻地,臉上鎮定自若。

    這丫頭果然不一般。林悠冉心道。

    從看蘇月舒吃飯就起疑了,對方的姿態明顯是受過非常良好的教育,這種家教在蘇陌身上都看不到。后來給蘇月舒夾糖醋蝦,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進一步觀察。那種氣質和她本人很像,偽裝是偽裝不來的。

    以至于后來去HPLY、MOCo和Marisfrolg給蘇月舒買衣服,蘇月舒也坦然全盤接受。林悠冉當然不在意價格,故意沒提,蘇月舒卻也不在意。

    蘇月舒不是一個沒皮沒臉的人,恐怕,她只是單純地沒把這些小事放在心上。

    “蘇陌又從來撿來的妹妹,挺有趣的嘛。”林悠冉心里輕哼。當然,她對蘇月舒并不討厭,反而還是挺喜歡的,就好像真的是她什么親人似的。

    ……

    蘇陌目送著奧迪A8消失在視野中,到路邊隨便找了一個小餐館。

    江弛是背景他也猜到了,大概是江報國的兒子。江報國和林東德一樣,是清河市前十的富豪,身家近百億。

    別說現在他們家沒落了,就算是父母尚在也是遠遠比不上這兩家的。更別提隨手就是一輛八百萬的蘭博基尼。

    “老板,請給我一份雞丁炒飯。”蘇陌把江弛的名片隨手扔進垃圾桶里,喊道。

    “雞丁炒飯八塊,馬上就好!”老板走過來擦著桌子,擦完之后還是有些油漬。

    蘇陌并不在意,突然想到了什么,咧嘴笑了笑。

    那個笨蛋江弛被利用了。他記得在Marisfrolg門面店的時候,林悠冉專門發了一條朋友圈,可是她平時從來不發那些東西的。果然,不一會兒江弛就碰巧路過了。

    即使是蘇陌也承認,江弛的確是個比較完美的男人。禮貌,紳士,有錢,帥氣。

    林悠冉大約是想借江弛讓蘇陌明白她身邊不缺好男人。蘇陌也的確反應過來了,盡管林悠冉也會像普通女生一樣吃快餐喝廉價飲料,穿著一兩百塊錢的淘寶貨……

    但是,她真的不是一般的女生。她可是超級優秀的天之驕女,能對頂級的高富帥招手即來揮手即去,她能對八百萬的超跑不以為然,即使有人包了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是最頂級的酒店,來邀請她也得看她心情。

    江弛也很配合,或者說在不知不覺中配合了林悠冉,真是個笨蛋,難怪會變成禿頭敗犬。

    蘇陌狠狠地掰開一次性筷子。

    其實在蘇陌看來兩人并不合適,江弛一身的世界頂級名牌,身上VERSACE,腳上GUCCI,手腕上的是PATEK PHILIPPE。

    而林悠冉是個很佛系的家伙,無欲無求,平時她身上最常見的是國產品牌和淘寶貨。倒是有一次她穿著一件兩萬多的LV裙子,但是蘇陌認為她可能只是單純的覺得,那件裙子外觀很配她那件一百多的淘寶襯衫。

    “好了,請慢用!”老板端來炒飯。

    “好的謝謝,請問有湯嗎?請給我來一點。”蘇陌低頭猛扒飯,眸子迥然,哆如餓虎。

    是的,兩人應該并不配。

    但是啊,蘇陌還是覺得,真的有點不爽啊。

    或許不是因為,江弛故意在他面前展示的,那上位者的優越感。

    或許也不是因為,江馳對林悠冉那故作親密的言行。

    就單單是今天晚上兩人會在桃源軒一起吃著“國家高級烹調技師”精心烹飪的美食,但是他吃七塊錢的“香腸炒飯”還是八塊錢的“雞丁炒飯”都會略微猶豫。僅僅就因為那一塊錢而已。

    就單單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對江馳非常的不爽。非常不爽。

    他知道這也是林悠冉想要的,這是陰謀,也是陽謀。蘇陌中招了,但也無可奈何。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相關小說:我家王妃是逗比我攻略的npc全找上門了[娛樂圈]末日崩塌長安第一美人黑龍法典裝甲咆哮重生之多情王爺冷情妃折騰的螞蟻哈利波特之渡鴉之爪

七等分的未來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鄉村小說只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七等分的未來最新章節

快乐飞艇计划软件